Leave me alone, please.

© vuehi
Powered by LOFTER

【Max/Benjamin无差】Ein Niemand

周围的一切都是眩晕的,不停地旋转,开花。头好痛。

大量的电子音环绕着我,喘不过气。

喘不过气。

 

睁开眼。

 

冲进眼睛里的血液使一切变得模糊而血腥,褐色的天花板,我坐了起来,原来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粗糙带血痕的手指下意识的抚摸灯芯绒表皮的沙发表皮,那触感很好。我有啃手指的习惯,基本是在我感到紧张和不知所措或者无聊的时候,那说不上好吃什么的,只是汗水的咸湿味。那会使我的手指长期伤痕累累,而且让我的舌头没有以前敏感。

在我做任何事情的时候,手指上咬烂的地方会不停地牵扯着我的神经元。

包括在打代码的时候。

 

 

所以我尽量服用利他林,黑客的提神药,能够有效保证我随时处于嗑药后的状态。

 

不过就在刚才,利他林对我也没用了。

我穿过人群,在一条长长的狭窄的脏兮兮的走廊角落里,我看见Max,准确的说是Max把Mary——我一开始就明恋的对象——压在墙上

说实话,我根本没看清,因为他们好像和周围的黑暗浑然一体了。这一切都荒诞的像一本三俗又没文笔的小说,不得不说的是,更荒诞的是,在那一刻,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。

不管是那场尽情狂欢的派对,喧嚣的人群,被酒精浸泡的神经,都好像被我身后巨大的深渊吸了过去。

 

我疯狂的想逃离那个地方。

 

我能逃回哪里呢,超级英雄连个家都没有。

我并没有对此展现太多愤怒,就好像我的潜意识早就料到了这件事的发生一样。

 

“你没了我们。你屁都不是!屁都不是!”Max的倒影在玻璃窗上闪现,忽大忽小,直到Paul把他拉走,才真的消失了。

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我拷走了BND的秘密档案,随后我把它发给了MRX。

甚至在我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,睡意疯狂的席卷我的时候,回想着我所做的一切,丝毫没有悔恨,只有沾沾自喜,因为我比所有人都强了,然而我没有意识到,我可能会因此失去我在乎的一切。

 

回想结束,现实是我面前的三个蠢货的脸,Max嬉皮笑脸的对我说早上好

我愤怒极了,推着Max想把他们赶出去,我不管他们是怎么进来的,打破窗户或者什么,他们总有办法毁掉我的生活。

Max一拳把我打倒在地上,那让我好像灌了铅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一点,头也没那么疼,然而随之而来的是从各个出口涌出的血。

我身后的电视里开始发光,播报着这个世界的新闻,其中包括一名梳着脏辫的年轻黑客的死讯。

 

 

这是我第一次清晰感到这个世界和我的联系,每个脉络都清晰可见,恐惧酥麻的席卷全身。我宁愿继续不可知,但是现在我,我们,成为了杀人犯,成了全世界热搜的黑客。外面上百万的工作人员在搜寻我们,我们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对象,却是坏的那种。

 

接下来的事情,所有事情织成一张大网,我就在这网中间,所有道具都已经准备到位,正等着魔术师的上台表演。黑客和魔术一样,都需要障眼法。

我前二十年的人生就是我的障眼法,每个细节,成就了超级英雄电影的剧本。

 

我前二十年的人生,在我放火烧掉房子的时候,就已经消失殆尽了。

 

我和他们三个,欺骗了那个可怜的女人,拿到了证人保护的证明。

 

在踏上轮船之前,我想,我大概会开始新的人生,比之前的要好,好很多。

事实证明我错了,我还是什么都不是,什么都没有,没有事业,没有金钱,没有爱情,我还是那个怪人,和之前没什么两样。是的,我承认,我喜欢Max,我爱他,但是那又怎样呢,给予我的不是一个可悲的同性恋的标签,而是继续毫无波澜的生活。

 

白色的甲板上,轮船长鸣着,海风带着海洋独有的腥气吹在我的脸上,我新染的金黄色头发被吹得到处乱飘。

一个海员走过来对我说:“还有十分钟就要到了”我冲他点点头,他递给我一杯咖啡。

我从大衣的兜里拿出四块方糖,毫不犹豫的丢了进去。

 

Fin.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
热度 ( 12 )